生活 导航
首页 > 生活 > 正文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

2019-07-1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649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1)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2)

1984年6月,在黄土高原的群山之间,《黄土地》剧组的大声呼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他们在寻找这部的摄影师张艺谋。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3)

这是张艺谋第二次担任摄影师,不久前他刚完成《一个和八个》的拍摄工作,《一个和八个》被视作中国“第五代”人的开山之作。

张艺谋凭借其高超的摄影技巧获得了1984年中国优秀摄影奖。

在《黄土地》剧组,为了找到合适的取景地,张艺谋翻山越岭,跨过黄土高原的一座座山头,在烈日之下,他穿着白色背心的身影随热浪翻滚。

他要完成导演对影片的构想,导演的名字,叫做陈凯歌。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4)

当影片最终投影到大银幕上,一望无际的黄土地充满观众的视野,大地沟壑纵横,像极了那时中国空旷荒芜的土地。

张艺谋的镜头之下,安塞腰鼓隆隆响起,正如《安塞腰鼓》中所写。

“使困倦的世界立即变得亢奋了”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5)

鼓声震天,将笼罩在沉默里的土地惊醒,一群茂腾腾的后生,从鼓声中渐渐涌来。

拍完《黄土地》后,张艺谋将他的执拗与坚韧带到了《老井》中,他在中出演男主角孙旺泉,一个老实巴交又为人恳切的农民。

为了贴合人物形象,张艺谋每天早、中、晚都要背着150斤重的石板下山。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6)

在拍摄被困井下的戏份时,为了准确把握人物被困井下三天不进食的心理感受,张艺谋当真三天粒米未进。

凭借准确而质朴的表演,张艺谋获得了金鸡奖、百花奖、东京国际节的三座影帝奖杯,成为中国第一位A级国际节影帝。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7)

不久之后,张艺谋在《人民文学》上读到莫言的《红高粱家族》连读数遍,随即坐火车进京寻求授权。

他在北京一座筒子楼下扯着嗓子喊:莫言,莫言。

莫言从房门里出来,看张艺谋像他们村的生产队长,张艺谋看莫言像他们村会计。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8)

两人聊了没多久,莫言觉得张艺谋看懂了故事里藏着的话,就把改编的版权交给了他。

这部男主角选了姜文,女主角是中戏大二的学生巩俐,摄影师是顾长卫,张艺谋向剧组介绍他时特意强调,“这是北影摄影班的第一名”

选定女主角时出了意外,剧组原定的女主是史可,但副导演极力推荐了巩俐。

剧组决定见一见,让顾长卫全程负责摄像记录。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9)

见面后导演组一看拍摄的素材,发现顾长卫全拍虚了,只有四五秒实景。

然而就是这几秒素材,让导演组决定选巩俐,理由是:

“她更有味道,老天爷赏饭吃”

取名叫《红高粱》张艺谋说火红的高粱是第三个主角,他在高密雇农户种了两百亩高粱。

高粱生长的季节,张艺谋常常蹲在农田边,说能听见高粱骨节伸展时的脆响。

那一年夏天,天空如同高粱般红润。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10)

演员们住在莫言高密的老家,巩俐每天练挑水,最后动作和农妇毫无差别。

姜文在莫言家门前的河中洗澡,水花四处溅起,太阳照在他古铜色的皮肤上闪着阵阵白光。

张艺谋拉着莫言和他们俩拍了张照片,三个上身的汉子身边站着莞尔一笑的巩俐。

日子自由毫无拘束,就像中被成片踩倒的高粱,和飞扬的尘土间被颠起的花轿。

影片送到柏林节,野性的生命之下,血红的日头映透观众的脸颊,掌声像摔碎装酒的泥碗一样清脆。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11)

红高粱在评选中获得全票支持,中国首夺柏林金熊奖。

在国内上映,票价从几毛炒到几块甚至十几块,16岁的北京青年陆川看了后,立下了长大当导演的志愿。

山呼海啸之下,高粱终于熟透了。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12)

那一年的《红高粱》是替补陈凯歌的《孩子王》参加柏林节的。

孩子王送到柏林节后得到评委会主席的高度赞赏,但陈凯歌半途宣布退赛,转而参加戛纳节。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13)

1988年5月中旬,汤臣公司老板徐枫到戛纳节参加活动。

她受侯孝贤之邀去观看了陈凯歌《孩子王》的首映,被陈凯歌的才华打动。

第二天她约陈凯歌见面,递给了他一本小说—李碧华的霸王别姬

因书中故事不符合陈凯歌的风格,他并不打算把这本书拍成,在徐枫几番劝说下,他才同意接拍。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14)

陈凯歌拿着小说去找编剧芦苇,芦苇看过小说后给的评价是,“二流小说”

陈凯歌说:

“你评价比我的高,我觉得它是三流小说”

为了改好这部“三流小说”芦苇开始恶补京剧知识,学习不同时代的习俗和语言。

由于担心剧情涉及敏感内容难以过审,芦苇还交给陈凯歌一个假剧本用来应付。

真真假假之间,一个绝美的故事逐渐浮现。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15)

为了拍好,剧组每个人一个比一个疯魔。

开拍之前,张国荣提前六个月到北京学戏。

从唱腔到一招一式,从形体到神态以至思想,张国荣像极了名伶。

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16)

有京剧名角和张国荣搭戏,被他的专业程度震惊,要和张国荣结拜,相约有机会共演几出折子戏。

士兵入城那场戏,为了拍出程蝶衣劫后余生的惊恐,陈凯歌拉着张国荣一通狂吻,把他脸上的胭脂弄得凌乱不堪,人物形象也就立刻突显出来。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17)

拍段小楼挨打,陈凯歌要求真打,刀把狠狠抽在张丰毅上,当真把打开了花。

巩俐恐高,为了拍好片中一场跳下花楼的戏,她喝了两杯白酒,跳完之后,陈凯歌拉着她要和她喝交杯酒。

演员所有的努力,都凝结在了影片人物的呈现上。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18)

中葛优饰演的袁四爷对程蝶衣说:

“有那么一二刻,袁某也恍惚起来,以为虞姬转世再现了”

葛优面色迷醉,仿佛在说着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镜里镜外,与现实模糊没有边界。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19)

主演们与陈凯歌一同去参加戛纳节,在戛纳的海滩上,身着黑色西装的张丰毅与张国荣将巩俐抱起。

海风吹拂,应了戏中袁四爷送给程蝶衣条幅上写的四个大字—“风华绝代”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20)

在《红高粱》拍摄过程中,张艺谋与巩俐渐生情愫,二人情投意合,在此后共同书写了彼此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21)

在1990年至1992年三年之内,由张艺谋执导,巩俐主演的三部接连上映。

其中《菊豆》获得1990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成为第一部获此提名的中国。

次年上映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再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

在连续两年未获大奖后,1992年上映的《秋菊打官司》终于获得了金狮奖,巩俐也凭借该片问鼎节影后。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22)

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在那个快速向前的年代,张艺谋还在对人性做着沉甸甸的思考。

两年后他将余华的《活着》搬上银幕,时间跨度不过三十年,却道尽了人间沧桑。

这是张艺谋艺术生涯最为经典的一部作品,他用男主角福贵坎坷的一生,表达生命不只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还有在面对苦难时依旧活着的坚韧。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23)

这部再次为张艺谋赢得了极高的赞誉,但鲜花和掌声的背面,张艺谋丢失了他心中最重要的根茎。

1995年,在拍摄完《摇啊摇,摇到外婆桥》之后,张艺谋与巩俐黯然分别,九年的恋情只留下了桥下水中的倒影。

张艺谋由此迷失了他灵感的归宿,巩俐失去了一双最能发现她动人之处的眼睛

波心荡,冷月无声。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24)

与走南闯北的陈凯歌和张艺谋不同,姜文从小在北京的部队大院里长大。

1973年,11岁的姜文搬进大院时,充沛的阳光猛然洒在脸上,艳阳天没有尽头。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25)

那时的北京大院里住着各家调皮的小孩。

北影大院里住着葛优,中央话剧院大院住着管虎,许晴在大院,空军大院有个爱好古董的年轻人名叫马未都。

这群孩子里最牛气的人叫王朔,住在军委训练总监部大院,院里还住着王中军和王中磊,也就是后来的华谊兄弟。

姜文有个伙伴叫英达,后来在他的推荐下,姜文考入了中央戏剧学院。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26)

姜文因参演《芙蓉镇》与刘晓庆结缘,刘晓庆发现了姜文的才华,一直鼓励他做一个导演。

1992年的一个饭局上,王朔递给姜文一本《收获》杂志,上面有他的小说《动物凶猛》

姜文那晚睡前随意翻到这篇小说,回忆和情感交织着涌来,如潮水般凶猛。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27)

姜文闭关把6万字小说改写成了9万字剧本,最后在封面上写下三个字“那时候”

那时候风在摇着它的叶子,鸽哨声此起彼伏,阳光中总有一股烧荒草的味道。

1993年,17岁的夏雨坐着绿皮火车从青岛赶到北京。

因姜文的母亲看过他的照片后说他长得像小时候的姜文,夏雨被定为《阳光灿烂的日子》男主角。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28)

为了尽快融入角色,姜文把他和宁静、耿乐等青年演员一起,关在部队营房里生活了一个月。

拍摄时正是冬天,化冰扫雪,给演员身上喷水,模仿夏日的大汗淋漓。

烈日炎炎的夏天是假的,但姜文猛烈的情感却无比真实。

姜文从小在大院里伴着一个传奇的故事长大,曾经有两个少年徒手爬上40米高的烟囱,他们挥舞着国旗,在烟囱顶上表演走平衡木。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29)

他把这个故事搬进了里,中马小军为了博得米兰的注意,爬到大烟囱顶端,随后从高处重重落下,烟囱底部的烟灰救了他一命。

他黑的像锅底的脸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可爱得令人心疼。

整部都如此恣意疯狂,马小军雨夜给米兰告白那场戏,拍摄时气温低至零下十几度,米兰挂在墙壁上的那张照片,拍了23040张。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30)

王朔出于虚荣心客串了中的“小坏蛋”穿着衬衫在冬天的寒风中冻得狼狈不堪。

问世后引起极大轰动,夏雨凭此片成为最年轻的影帝。

在遥远的美国,一个名叫昆汀·塔伦蒂诺的青年导演为该片倾倒,由此成为姜文的忠实粉丝。

姜文将他所有真挚的情感揉进了里,借着实现青春的幻梦,观众在影片中追寻曾经的自己。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31)

每个人都曾是马小军,心中都有一个米兰。

阳光倾泻而下,往日的岁月温暖而刺眼。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32)

1997年的夏天,带着黄色草帽、身穿红色长袖的张艺谋,站在高楼下用一口纯正的陕西话呼喊,“安红,我想你”

他身后站着混不吝的姜文,他们在拍摄《有话好好说》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33)

姜文在影片中横冲直撞,整个时代如他一样凶猛。

同年平安夜,冯小刚执导的中国首部贺岁《甲方乙方》上映。

影片中,葛优和朋友开办“好梦一日游”服务,帮人们圆梦。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34)

书摊老板想当将军;川菜厨子想当义士;患病夫妻想借房结婚,葛优真借给了他们,并安慰自己“成全别人,陶冶自己”

欢笑之中,每个人都在做着好梦。

次年平安夜,冯小刚再度推出贺岁片《不见不散》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35)

葛优和徐帆饰演一对欢喜冤家,两人在美国闯荡,跌跌撞撞后成为彼此忠实的伴侣。

随着钟声陪同观众跨向新年,长夜如水,冯氏幽默给了二十世纪的结尾一个温暖的开始。

这一年的,霍建起导演的《那山那人那狗》广受好评。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36)

讲述了大山中一对邮递员父子之间由陌生到消除隔阂的历程,情感细腻,画面纯美。

影片在中国并未引起太大反响,像是一个世外桃源,安静凝视着山外的喧嚣。

温暖的时光下,连张艺谋也褪去了思想中批判的锋芒,用一部《我的父亲母亲》给观众留下温情的记忆。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37)

年轻的章子怡裹着红色的围巾,在金黄的落叶下温婉一笑,给轰轰烈烈黄金时代留下一个温柔的结尾。

属于她的时代正在到来,旧时光倏然远去,无可追寻。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38)

人们沿着时间的洪流行走,从温暖中回到现实。

新世纪到来后,张艺谋拍了《英雄》执导了《十面埋伏》商业的浪潮如同戏中的刀光剑影,迅猛如疾,难以躲避。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39)

2006年,分别逾十年的张艺谋与巩俐再度重逢。

巩俐参演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发布会上,张艺谋说,十四年前他曾在长城上许愿,要让巩俐演一回女皇,没想到今天才如愿,身旁的巩俐难掩泪水。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40)

可惜情愫早已不是现实的敌手,中到处都是闪耀的金黄,却没有一抹震颤人心的红色。

陈凯歌拍了《无极》玄幻的故事里,人们看不懂陈导的内心,也有人为他拍手叫好,但海水盖过了火焰,陈凯歌由此走下神坛。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41)

冯小刚深谙市场的喜好,《大腕》《手机》《天下无贼》赚的盆满钵满,观众却再难见到那个诚挚的冯小刚,冰湖上茬架,是他这些年最为人称道的事迹。

只有姜文依旧我行我素,他在《让子弹飞》里喊着,“站着把钱赚了”

观众越是不理解,他越是起劲地执拗。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42)

纵然如此,这群被称作“第五代人”的创造者们依然无愧于他人的敬仰与赞誉。

2018年4月2日,张艺谋工作室发布了一张纪念张艺谋从艺四十年的海报。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43)

海报中,张艺谋睁大犀利的双眼,向那些他亲手塑造的经典人物回望。

画面一片鲜红,像极了那年夏天山东高密乡绚烂的火烧云。

莫言获得诺奖后,在瑞典的院内和人们一起观看《红高粱》进场时观众高唱,“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头”

冯小刚、陈凯歌们偶尔还会聚在一起小酌,把酒言欢之际,难免回忆那阳光灿烂星辰闪烁的十五年,杯酒下肚,一切恍若隔世。

1984-1999:中国电影的黄金十五年(图44)

如今已贵为“百亿影帝”的黄渤,在记者问他是否能取代葛优时,说过这样一段话。

“人家曾经辟地,在中国那样的时候,人是创时代的人。我们只是继续前行的一些晚辈”

辟地之后,陈凯歌和张艺谋们看向身后的晚辈,期待着有一群茂腾腾的后生从人群里冲出,再次敲响黄土地上的安塞腰鼓。

隐隐约约的鼓声之中,中国在无数次冷暖交替中艰难生长,呼唤着下一个春天。

这里没有小编

有的只是爱的影迷

没有鸡腿 没有指标

我们每一天都在挤出时间为热爱奉献

如果你和我们一样

就请学会彼此尊重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张艺谋

张艺谋,1950年4月2日生于陕西西安,中国电影导演,“第五代导演”代表人物之一,美国波士顿大学、耶鲁大学荣誉博士。1978年破格进入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学习。1984年第一次担任电影《一个和八个》的摄影师,获中国电影优秀摄影师奖。1986年主演第一部电影《老井》夺三座影帝。1987年执导的第一部电影《红高粱》获中国首个国际电影节金熊奖。从此开始实现他电影创作的三部曲,由摄影师走向演员,最后走向导演生涯。1987年至1999年执导的《菊豆》、《我的父亲母亲》等影片令其在国内外屡获电影奖项。2002年后转型执导了商业片《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及《金陵十三钗》。2008年担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总导演,获得2008影响世界华人大奖和央视主办的感动中国十大人物。2014年12月,担任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主宣传片总导演。2015年,筹拍首部好莱坞片《长城》。2016年9月,担任中国杭州G20峰会文艺演出总导演。2017年1月确认将在2018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上,执导交接仪式的8分钟。

上一篇
搞笑GIF:姑娘,哪怕男友再帅,尊严还是很重要的
下一篇
因包装老土“跌下神坛”的饮料,如今改头换面,又被吐槽花里胡哨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