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导航
首页 > 热门 > 正文

仍未与省会通高铁的第三城,未来随着两个都市圈的融合发展

2021-01-2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34

绕了一个“U型”安徽省会合肥与“东大门”马鞍山之间终于直达高铁了。

1月20日零时起,全国铁路实施新的列车运行图。其中,上海虹桥开往合肥南的G7141次列车延长了运行区间。该线路的延长,实现了马鞍山经由芜湖、铜陵、池州、安庆直达合肥的出行路径。

至此,安徽省辖地级市中仅剩滁州还未开通从市区直达合肥的高铁。

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滁州、马鞍山这两座处于南京都市圈与合肥都市圈交集中的城市在多年前就已相继开通了前往南京的高铁。长期以来,区位优势叠加高铁出行的便捷性使得这两个安徽城市与南京都市圈有着更强的亲切感和更为密集的互动。

为打造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南京、合肥两大都市圈的融合发展被提到了重要高度。而这两个位于都市圈交集中的城市,也被寄予了联动两个都市圈融合发展的希望。

合马两地“曲线”通高铁

安徽这些年在不断发力高铁建设,合肥已成为全国19个重要的综合铁路枢纽之一。到2020年底,安徽全省高铁里程达2327公里,跃升全国第1位,成为当之无愧的高铁大省。但从路网布局来看,省内东部地区的高铁建设却相对滞后。

2020年6月28日,商合杭高铁合肥至湖州段开通。安徽省内两座GDP最高的城市合肥与芜湖之间终于开通了高铁。

虽然合肥与马鞍山之间开通直达高铁的呼声也很强烈,但现实中却存在着较大困难。

当地的市委员曾建议,开通经由南京南站直达合肥的动车组列车。对此,马鞍山市于2019年7月答复,“合肥至南京的高铁线为合宁高铁,而合宁高铁和宁安铁路是平行进入南京南站且分设为合宁场和宁安场两个场,两个场无联络线沟通(联络线在工程上应随线路主体工程同步完成,如当前要建设这两个场的联络线,按目前南京南站运行现状,建设投资巨大,几无可能性)因此,在技术上,当前开通我市(经南京南)至合肥的直达动车组不可行。”

仍未与省会通高铁的第三城,未来随着两个都市圈的融合发展(图1)

安徽环形高铁线路图。 @合肥日报 图

这个现实中的难题终于迎来了一个“曲线”解决方案。2020年12月22日,历经四年建设的京港高铁合肥至安庆段正式开通。合安高铁的开通不仅一举将皖西南地区纳入了高铁版图,还与已经通车的合福高铁、宁安高铁首尾无缝衔接,在安徽的高铁版图上形成了一个亮眼的闭环。也正因为这个闭环,合肥、马鞍山之间有了直通高铁的可能。

据《马鞍山日报》报道,在“1▪20”新列车运行图中,长三角地区将首次开行环线列车。而这其中,G7141次列车延长了运行区间,增加了安庆至合肥南区间线路。该趟车的延长,实现了马鞍山东站直达合肥南的出行路径,对于行李多或不愿中转的旅客朋友来说是个好。

在地图上依次勾勒G7141次列车在安徽境内的轨迹,可以得到一个“U字形”列车向南穿行长江边的马鞍山、芜湖、铜陵、池州,跨江到达安庆后再一路向北抵达合肥。

合马两地终于结束了不通高铁的历史,但目前的行车线路仍然颇为曲折。G7141次列车也并非合马两市铁路出行的最佳选择。

仍未与省会通高铁的第三城,未来随着两个都市圈的融合发展(图2)

G7141次列车在安徽境内线路走向及巢马城际铁路、北沿江高铁合宁段线路示意图。 澎湃新闻记者 杨喆 实习生 王彦琳 制图

如果乘坐普速列车,从马鞍山开往合肥的T237次列车需要2小时46分钟,硬座票价28.5元。

如果选择高铁换乘,铁路12306网站给出了前往南京或芜湖中转的两种方案。

选择南京中转方案全程最短耗时1小时22分,包含了17分钟的换乘时间,二等座票价为82.5元;中转芜湖的方案全程最短耗时1小时18分,包含22分钟的换乘时间,二等座票价为76元。

再看G7141次列车,马鞍山到合肥二等座票价163.5元,需要2小时50分。不仅票价是高铁换乘方案的2倍、普速列车的近6倍,用时甚至还比普速列车多出了4分钟。

仍未与省会通高铁的第三城,未来随着两个都市圈的融合发展(图3)

G7141次列车和普速列车票价、时间对比。 铁路12306网站 图

仍未与省会通高铁的第三城,未来随着两个都市圈的融合发展(图4)

巢马城际铁路示意图 @马鞍山发布 图

作为国家“八纵八横”高铁网沪汉蓉快速通道合肥至上海间的重要组成部分,巢马城际铁路既是合肥与马鞍山的直接联通线,也是安徽通往长三角其他城市的高铁新通道。

来自“马鞍山发布”的,1月13日巢马城际铁路马鞍山公铁两用长江大桥正式开工,巢马城际铁路进入全面提速新阶段。

待巢马城际铁路完工后,马鞍山不仅能实现高铁直达合肥,两地间的通勤时间也将大大缩短,宁合两大都市圈有望实现更加紧密的连接。

马鞍山市副主任、合马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波告诉澎湃新闻,巢马城际铁路江北段预计在2024年建成,建成后可以先行开通郑蒲港到合肥的列车,实现一小时到达合肥的目标。而预计2025年可完成跨江大桥的建设,届时离全线通车的目标就不远了。

仍未与省会通高铁的“第三城”

合肥马鞍山之间“曲线”开通高铁后,安徽的地级市中就只剩下滁州还无法从市区乘高铁直达合肥。

作为风头正劲的安徽“第三城”滁州目前的交通建设还留有缺憾。开往合肥的普速列车需要绕行明光、蚌埠,单程耗时超过了4个小时。如果选择高铁出行,则必须前往滁州下辖的全椒县。

仍未与省会通高铁的第三城,未来随着两个都市圈的融合发展(图5)

滁州站 滁州日报 图

从目前已公布的高铁规划来看,短期内只能等待北沿江高铁合宁段建成后,滁州市区才会结束与合肥不通高铁的历史。

据安徽网报道,2020年7月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南京铁路枢纽工程建设指挥部发布了《新建沿江高速铁路工程上海至合肥段地勘监理招标公告》以下简称《公告》,这标志着北沿江高铁上海至合肥段已进入初步设计定测阶段。

公告还披露了北沿江高铁南京至合肥段的走向:高铁自南京北向西,跨越京沪高铁后沿京沪高铁西侧并行,经滁州站出站后,在大墅境内增设大墅站,后跨越沪陕高速,沿既有合宁铁路北侧并行布线,到达合肥南站。

去年的安徽省“两会”期间,省朱大纲带来了一份“支持先行建设沿江高铁合宁段”的建议。

“省已经答复,目前项目正在由国铁集团牵头推进审批。这条线路开通后将进一步加强滁州与合肥、南京、上海等长三角主要城市的交通。对滁州乃至整个安徽的发展意义重大,我们期待早日实现。”朱大纲告诉澎湃新闻。

交集城市与南京都市圈的密集互动

近水楼台先得月。同合肥都市圈相比,滁马两座城市与南京都市圈显然有着更为密集的互动。

2011年京沪高铁开通,从滁州市区可搭乘高铁直达南京,最快的一趟车仅需要17分钟;随着2015年宁安高铁的通车,马鞍山与南京之间自此也有了快速通道,17分钟的车程,15元的单程票价,让“双城生活”变成了现实。

高铁缩短的时空距离也放大了南京在就业、医疗、商业等方面对滁州、马鞍山两地的吸引力。因为交通的便捷性,滁州、马鞍山的市空出行的跳板地往往不是合肥新桥机场,而是南京禄口机场。

面对过去相对稳定的安徽经济格局,为了实现经济社会发展“冲三”的目标,多年来滁州一直在打“南京牌”并且已经在融合发展中尝到了甜头。

2019年,滁州跨级站上安徽“第三城”在这背后,滁州实现了9.7%的全省最高增速,多项经济指标也同时位列全省第一。最新公布的2020年经济数据显示,滁州全市完成地区生产总值3032.1亿元,同比增长4.4%。继续稳坐第三城。

作为南京都市圈的重要成员,国家级南京江北新区设立后,滁州又提出了“大江北”战略,深度融入南京,积极参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

即便在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的2020年3月,滁州的市委书记、市长在一个月内仍三次带队分别前往与滁州毗邻的南京江北新区、浦口区、六合区,主动上门对接合作事项。

拿下安徽“第三城”后,滁州又加快了与南京同城化的步伐。滁州“十四五”规划建议明确提出,“加快推进来安、全椒撤县设区,优化南谯、琅琊区划设置,形成滁来全一体的主城区”区划调整一旦获批,滁州主城区将与南京无缝对接。

同为南京邻市的马鞍山也是动作频频。2020年底,宁马城际铁路开工,两地同城化再进一步。当地也提出了“以融入南京都市圈为主攻方向,打造安徽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桥头堡”的目标。

“推动浦口—和县纳入“3+N”省际毗邻地区新型功能区建设,统筹推进花山雨山—江宁、慈湖高新区—滨江区、含山—安巢经开区、当涂—高淳等毗邻地区深度融合。”

两大都市圈融合的纽带

刚刚官宣撞线万亿的合肥,风头正劲。

多年来,在“倾全省之力”的加持下,合肥俨然成为了全国省会城市中的一匹“黑马”取得了令人艳羡的发展成绩。

但在合肥市委员毛学农看来,合肥都市圈虽然在安徽全省经济发展格局中占有重要位置,但放眼长三角,对标南京、杭州都市圈,合肥都市圈的中心城市和周边城市的经济较弱,辐射带动能级不足。

一枝独秀的合肥,该如何带领圈内的其他成员一起“快跑”

自2006年以来,合肥都市圈持续扩容,分别在2013年和2016年将已加入南京都市圈的滁州、马鞍山“收入囊中”两市也因此成为了“双圈城市”

目前,“合肥都市圈”共包含了8座城市:合肥、芜湖、蚌埠、淮南、滁州、六安、马鞍山、桐城。

拥有了“双圈籍”滁马两市也被寄予了新的希望。在安徽大学创新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宋宏看来,这两个南京的“跨省邻居”将在未来宁合两大都市圈融合发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从历史上来看,区域边界的城市往往不是生产力布局的重点。但是融合发展成为主题,区域的边界被打破。此时,边界城市往往能成为融合发展的先行军。”宋宏表示,滁马两市毗邻南京,在一体化的发展趋势下,城市间距离越近融合度也就越高。因此滁州和马鞍山积极融入南京都市圈有着客观的必然性。

仍未与省会通高铁的第三城,未来随着两个都市圈的融合发展(图6)

合肥都市圈范围示意图 合肥日报 图

2019年中央、印发《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加强南京都市圈与合肥都市圈协同发展,打造东中部区域协调发展的典范。”

从过去侧重向东发展到如今的“左右逢源”“双圈互动”在与南京深入互动的同时,滁马两市也都纷纷提出要更好地融入两个都市圈。

马鞍山“十四五”规划建议中提到,“抢抓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机遇,全面融入南京都市圈、合肥都市圈,以高质量为目标引领、以一体化为实现路径、以当标兵为使命担当,努力做强‘桥头堡’当好‘排头兵’扮靓‘东大门’”

滁州也明确,“深度融入合肥都市圈、南京都市圈建设。优化城市空间布局,加快与南京同城化、与合肥一体化,形成“一主四副”城市总体发展格局。”

向南京靠拢,还是拥抱合肥?随着杭州、南京都市圈不约而同地将“势力范围”伸到了安徽境内,同时脚跨两个都市圈的交集城市不免要考虑“左右逢源”

宋宏认为,随着各种交通利好政策的兑现,未来交通不再是制约滁马两市融入合肥都市圈的主要因素。在他看来,两地融入宁合两大都市圈是一个逐渐演进的过程,但这并不会离散合肥都市圈的凝聚力。“随着长三角一体化的深入,滁州、马鞍山这两个交集城市反而会在连接合肥都市圈和南京都市圈中起到桥梁和纽带的作用,促进两个都市圈实现更好的互惠互补。”

滁州、马鞍山也正努力从南京的“后花园”变成“四季花园”

宋宏认为,滁州马鞍山要各扬所长,把各自的优势和长处与南京对接,也要吸收南京的资源来完善自身的短板,只有互补才有互惠。

“最优势的资源都在中心城市,所以合肥、南京这两个都市圈中心城市的融合价值更高,能够产生更高水平的互惠。”宋宏相信,未来随着两个都市圈的融合发展,不仅有利于加强南京与合肥之间的合作,也将促进苏皖两省以及长三角城市群一体化的发展。

安徽省“十四五”规划建议中也提出,“深入实施合肥都市圈一体化发展行动计划,推动合肥产业发展向合六经济走廊和合淮、合巢、合滁产业走廊优化布局,构建一小时通勤圈、一体化产业链、一卡通服务网,支持合肥都市圈与南京都市圈协同发展、与上海大都市圈对标对接、与杭州和宁波都市圈互动互补,共建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

分工合作、错位共赢。滁州、马鞍山这两个“先行者”的发展实践或许将点燃宁合两大都市圈未来融合发展的新引擎。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合肥

合肥市是安徽省省会,全省政治、经济、文化、信息、交通、金融和商贸中心,全国重要的科研教育基地,长三角城市经济协调会会员城市。合肥地处江淮之间、环抱巢湖,因东淝河与南淝河均发源于此而得名。合肥地处中国东部地区、长江下游、巢湖之滨、濒江近海。全市下辖4个区、4个县、1个县级市,总面积11445.1平方公里。2015年,建成区面积403平方公里,常住人口779万,城镇人口548.4万人,城镇化率70.4%。是长三角城市群及华东地区的I型大城市。曾为扬州、合州、南豫州、庐州、德胜军、淮南西路等治所,有“江南唇齿,淮右襟喉”、“江南之首,中原之喉”之称,历为江淮地区行政军事首府。合肥拥有三所国家实验室和四座重大科学装置,是仅次于北京的国家重大科学工程布局重点城市,唯一的国家科技创新型试点城市,同时也是世界科技城市联盟会员城市。中日韩围棋三国赛的永久举办地。合肥是首批中国国家园林城市,自然景色锦绣多姿,文化古迹甚多。

上一篇
飒,网友在长沙一酒吧蹦迪时,网友,比广场舞带劲
下一篇
南宁一小区浓烟滚滚,消防员赶到现场后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