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导航
首页 > 美文 > 正文

纪实小说《最后的念想》

2019-06-1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65

纪实小说《最后的念想》(图1)

纪实小说《最后的念想》

残阳如血。红红的日头就要落山了,它的余晖把西边的群山连绵的地平线染的金红,连从西边飞过来的大片大片的云朵也都是红红的,像是演员登台涂的胭脂。

十四岁的铁柱边喘着粗气,边贪婪地看着这大块大块的红色,他想着四年前的一个夏天,天也是这般红红的,妈妈用她那温热的手拉着他,边看着迷人的火烧云,边给他讲着她小时候的故事。淘气的叙述使得小铁柱忘记了爬山的劳累。读小学五年级的他只是时时地抬头看着妈妈汗殷殷的脸,那张鹅蛋形的脸也同样被夕阳染的红红的,脸美丽极了!就连声音在小铁柱听来都是甜甜的,就像群山里潺潺流水,又像是枝上的黄鹂在唱歌。

小铁柱记得妈妈带他爬山是从他五岁就开始了,每次爬山之前,妈妈总是用清脆的嗓音朝着大山的方向喊,柱子,柱子,爬山了,爬山了。而此时的他却不知从那个旮旯里钻出来,灰头垢脸地朝妈妈跑去,一头朝妈妈撞去,撞得妈妈一个趔趄,往后连退几步,嘴里边说,捣蛋鬼,死到哪儿去了,走了,爬山去。

小铁柱气喘吁吁地爬着,确切地说,是四肢在爬。他实在爬不动了,胸脯随着他的喘息,上下剧烈起伏着。他看着眼前那些熟悉的龇牙咧嘴的大石头,以前妈妈总是在这些。

怪石面前,伸出热热的手,使劲把他拽上去。

可是现在得靠他自己了。

四年前的一天,有着一双热热的手的妈妈自己独自上山采药回来之后,突然失常了:两眼发直,头发蓬乱,嘴眼歪斜,还胡言乱语地说,不要,不要,快走!快走!

没人知道妈妈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妈妈得了失心疯。

没过几天,美丽善良的妈妈就失踪了!

爸爸连夜外出寻找妈妈,可是没过几天就被人抬了回来。原来爸爸在连续几天寻找妈妈时,过度劳累,出了车祸!好心的左邻右舍大家凑了一笔钱送爸爸到城里看病,一个月后爸爸自己央求别人把他送回家来。原来爸爸看到自己是腰椎受到严重撞伤,无法治愈,只能终身瘫痪在床。

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虽然这个家并不富裕但却天天充满欢乐,转瞬之间就分崩离析。

家里塌了天,正在读高三的瞒着爸爸在学校办理了退学手续,可是当天就被班主任追到家里:原来在学校学习不错,很有希望考上一本。自己也打算考个军事院校,这样可以省下一大笔学费。当天晚上班主任临走留下了自己半个月的生活费给。

当天晚上躺在脏兮兮床上的爸爸把小铁柱和叫到床跟前,含着泪有气无力地说,大嘎子,你不能退学,都好不容易念到高三了,说啥也得考个学校,好让妈放心才是!

此时铁柱的放声大哭,凄惨地说,爹爹,我也不想退学,可是妈妈不在了,爹爹您又只能躺在床上,弟弟还小,这种情况,我不退能中吗?

小铁柱看在眼里,几天来他的眼泪早已为失踪的妈妈哭干了,他哑着嗓子对爸爸和说,爹爹,你们不要说了,要考学,也是心愿。家里的活,我吧!

望着瘦骨嶙峋的小铁柱,一把把他搂在怀里,说,柱子,你还小,让干吧!

躺在病榻上的爸爸,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小柱子,,是爹爹对不住你!,你还小,不能啊!

说着,爹爹一把把他搂着,嚎啕痛哭!

第二天还没放亮,小铁柱给爹爹和留下一张字条:

你好好上学,这是妈妈告诉我的。

等追出村外,有知情的人说,小柱子早就跟着进山的人上山采药去了!

小铁柱想到这里,心里有苦有甜。

他坐在一块山水冲刷经久的山石上,眺望着已经落下地平线的夕阳,地平线方向的金红色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成暗红色;火烧云变成大块乌云掠头而过。

凉凉的山风有些寒意,他不禁咳嗽起来。此时他仿佛感觉有只温热的手在给他捶背,还有很熟悉的声音在说,瞧你,柱子,你这是咋啦!

小柱子循声抬头望去,眼前除了威严的山峰就是怪石林立,没有任何人。小铁柱一想到并没有亲爱的妈妈出现,心里一阵剧痛,哇!随着一声猛烈的咳嗽,他口中猛地一下喷出一股鲜血。

小铁柱嘴里喃喃地喊了一声,妈妈。眼前一阵发黑,就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醒了过来。他扭头看了看身后,地平线的暗红色也已经变成黑红色,就要完全变黑了。

他不是第一次这样吐血了。自从四年前妈妈失踪、爹爹瘫痪、还要上大学,他就退学挑起养家的重担。小小年纪的他不仅照顾瘫痪在床的爸爸,还要学会干地里的一切农活:收麦、打场、秋种、收棒子、冬天整地、春天放水浇地等等,春夏秋冬所有农田的活他都得干,不会就先给别人打工,再给自家干。

记得一次收麦,不会使镰刀,一下子刀刃革到了手指,瞬时钻心的痛使他面部苍白、脸部肌肉哆嗦了半天,手上鲜血流水般地淌。他赶紧从自己衣服上刷拉撕下一布条,用另一只手笨拙地把的手指缠上,不一会鲜血就把绷带浸透,痛的小铁柱一个劲地倒抽冷气。幸亏跟着村里人进山采过药,就近找到药草,嘴里使劲嚼过敷到伤口上才止住了汩汩的流血。

想到这里,他擦了一把眼泪,一使劲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向山上爬去。

记得还有一次,是随村里人进山采药。采一次药一般得待在群山里好几天,小铁柱还惦记在床上的瘫痪爹爹,他把自己蒸的干粮给爹爹放在床头,自己则带些晒好的地瓜干和菜团子。结果饥肠辘辘的他从一处无人到过的山崖上摔了下来,幸亏被山崖的树干托住。被人救上来之后他躺在床上了整整三天,是瘫痪爹爹用乡亲们送来的鸡汤一口一口把他灌活。醒来之后,爷俩抱头痛哭。

可是刚能下床的他就一瘸一瘸地下地打猪草去了。爹爹望着瘦骨嶙峋的他,心疼的眼泪刷刷地往下落。

就这样,小铁柱以一个十岁营养严重不良的身躯挑起了家里的全部生活重担。繁重的劳动和严重的营养不良使他患上肺结核。他常常干咳,吐痰,连续的咳嗽经常憋的他面红耳赤,直至有一天他开始吐血。开始他看到自己咳出血丝,惊慌失措。采过药的他知道自己患上肺痨了。这在城里现在也不是什么大病了。可是在小铁柱的山村一是缺医少药,没有城里人那么多的优良医疗保障,二是这病得吃营养。可是小铁柱家全靠他一人在支撑着,那年高考,本领蛮有把握考个军校,可以省下一大笔学费。可是家庭的突变使得心有旁骛,最终只考上一个三本院校。就这样,爹爹一咬牙说,大嘎子,咱家就你一个人是我们全家的希望,说什么也得上。借遍了全村,家里能卖的全卖了才凑足第一年的学费。上学去了,是双眼含泪抱着弟弟痛哭一场走的。走后,小铁柱不仅要干活养活自己和爹爹,还要拼命攒钱来还账。就这样他没亮就下地,地里的活得空他就打猪草、进山采药、沿街串巷卖些山里货。经常是三更半夜才拖着疲倦的身躯一步一步蹭回家。

回家后的他马上就得生火煮饭给躺在床上的爹爹吃,看着爹爹吃着他煮的热疙瘩汤,啃着菜饼子的他心里甜甜的。

经常是爹爹喝着小铁柱煮的热疙瘩汤,眼泪就不住地往下淌,爹爹还不敢出声痛哭,只能憋屈着让眼泪恣意地流进汤碗。

小铁柱感觉到了,但是他知道自己得装着不知道。他常常趁着转身才把自己的眼泪抹掉。还强装笑脸,说,自己不会生火,这烟也太大了。

日子转眼就四年了,家里那两口猪在小铁柱的照料下都下了好几窝猪仔了,而且越长越肥实。小铁柱盘算着要把他们卖掉,换些钱一是给换上最后一笔账,而二是想请个郎中给爹爹瞧瞧病。

可是自己的肺痨也是越来越严重了:经常大口大口吐血。可是他又不能让爹爹发现,于是他常常躲在外面咳嗽,得咳嗽够了才回家。

四年多的采药也使他明白自己来日不多了。昨天他把家里辛辛苦苦喂养大的猪卖掉了,钱分做两份:一份给还上最后一笔账,二是给爹爹请郎中看病。

他把这些事做完,看着爹爹喝完热乎乎的疙瘩汤,还吃了汤里不多见的荷包蛋,他才放心出门了。他要去妈妈小时候带他常常爬的山头。他后来才知道妈妈带他爬山是眺望,眺望山那边的灯火通明的城市。虽然城市的夜晚灯火通明,街道车水马龙。可是他们只能看到暗如萤火点点星光。就这样妈妈和他就很满足了。妈妈常说,柱子,等你长大了,咱村里就像城市了。他还小,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这么喜欢灯火通明的城市。

现在他就要离去,去天堂找妈妈了,他也明白了妈妈为什么这般地喜市。

小铁柱拼尽最后的力气爬到妈妈带他来的山头。他一坐在那块妈妈和他常常坐的石头上,双手抚摸这光滑的石面,眺望这远方那暗弱萤火的城市之光,大声说,妈妈,小铁柱来了,我要和妈妈在一起,我们不分开,对吗,妈妈!

说完,他哇的一声喷出最后一口鲜血,眼里的余光一闪,仿佛看到身影向他走来。他无力地身子一靠,就像小时候依偎在妈妈怀里一样,他靠在大青石上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就像在妈妈怀里他安然地睡着了。

一个星期后,已经在城市谋到一份工作的,把爹爹接走了。

临走,爹爹望着那座山头老泪纵横。

上一篇
会唱歌的鸢尾花 作者:舒婷
下一篇
冬天的记忆,关于知青电影冬天的记忆的介绍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