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导航
首页 > 美文 > 正文

落 土 为 安 原 创 纪 实 小 说 <一>

2019-04-0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801

落 土 为 安 原 创 纪 实 小 说 <一>(图1)

落 土 为 安 一。

杨 达 久。

老人走后,办完后事,就要考虑为老人买墓地,中国人讲究人死后落土为安。

落 土 为 安 原 创 纪 实 小 说 <一>(图2)

母亲九一年过世时,享年六十四年。我当年三十六岁,上有父亲和姐姐姐夫,如何处理母亲的后事,还轮不到我拍板,只有建议权。

父亲是个老实本分人,让姐夫去看上海那里墓地交通方便些,以便以后大家去扫墓。

姐夫去了解后,选中仙鹤公墓,较为方便,价格也便宜,只要二、三千元一块墓地。我也认为可行,就把母亲安葬在那儿。

三天后,乡下杀出个程咬金。父亲的侄子杨达成,哭着来到上海。对我父亲讲:二奶奶(我母亲)托梦给他,说二奶奶的灵魂在老家祖坟上空游荡,让他快到上海报二爹爹,二奶奶要在祖坟处落地为安。

突如其来的故事,让我父亲六神无主,忙召集姐姐、姐夫前来商讨。

姐。我姐是父亲侄子的亲姐(这事后面交待)二奶奶托梦给他,让他快来上海,二奶奶要回归老家祖坟。

姐夫、姐姐和我三人都呆了一下。这荒诞的故事,从天而降,我想只有农村人编的出来,城里人根本不会编。现在父亲健在,听听他的想法再讲。

落 土 为 安 原 创 纪 实 小 说 <一>(图3)

父亲讲:生前对他讲过,她是不想回老家的。但是现在达成侄儿一讲,我认为也有一点道理,必究她是杨家的儿媳妇,应回归祖坟之地。

姐夫:那上海仙鹤公墓不要了啰,回归好是好,扫墓不太方便。

我反对,既然母亲不愿去乡下,就不要放到乡下去,他讲的都是迷信话,我怎么没收到妈妈托的梦。

姐姐讲:让父亲做决定,我们尊重他的决定。

父亲看了一下我们四个人,那我就决定了:让回老家安葬吧,叶落归根。

达成,你明天回去帮我在祖坟那里挑一块地,请砖瓦工做一个小房子,帮二奶奶刻一块石碑。弄好了多少钱报给我,我们准备好下去落葬。

他走后,我们姐弟俩还在家生闷气了,把骨灰送到乡下去安葬,可苦了我们以后扫墓了。我们可以克服,必究是自已的母亲,而下一代人怎么办?要读书,要工作。去也不好,不去吗可能要被乡下亲戚骂。

姐姐也讲:是啊,一天还不能来回,最少二天。孩子读书,工作都受到影响,第一次落葬他们肯定要去,一大帮人开销也大。

是啊,你是亲姐,下面还有你弟你妹,他们还有很多小孩,你姑奶奶总不能空手下去吧。我讲:这次被达成一弄,搞大了,一二个的工资还打不住。

唉我们姐弟们叹了一口气,有老父亲在,我们也无耐,只好这样做了。

半个月后,达成的预算报上来。请先生看二千元,造墓材料费伍佰元,人工钱伍佰元,石碑一块三百元,还不包括请几个和尚念经的钱。已达三千三百元,还有没在预算中的送葬,落土,纸钱,还有和尚念经超度钱。

九二年的物价没这么贵,请什么先生,祖坟本身就是宝地。加一个母亲的小房子和碑石,要多少砖石水泥啊?

我有点质疑,仅管这钱不要我出,但总觉得水分太多,再讲我对乡下这套安葬风俗也不懂,只好放在心里,等时候到带着女儿去就行了。

落 土 为 安 原 创 纪 实 小 说 <一>(图4)

清明节前二天,我就去西宝兴路火葬场,骨灰寄存处去办理取母亲骨灰盒手续。并购一块大红的布十元钱,将母亲的骨灰盒包好,放在寄存处另一房间。

这个房间专为落葬家属开辟的,给个牌号,随到随取。一般人家讲究,骨灰盒不拿回家过夜,什么原因,我也没专研过。但我知道有些国家,把骨灰存放在瓷罐中,直接放家中显要地方,以视尊重。

一大帮人排好队,我披麻带孝捧着母亲的骨灰盒,在唢呐吹奏中,先开步。后面有达成拎着水桶,水桶中有二条鲫鱼,在路上遇到河时,放生一条。撒纸钱纸花的随后,还有人手拿竹杆,竹杆上吊着写好字的白条,上面写什么我都忘了,也不是我关心的事,这种场面也是我平生第一次经过。

到了坟地,我将母亲骨灰盒放进小房子里。上香烧纸,跪拜叩头,在吹奏曲中,泥瓦工用砖将房子封死并抹上水泥。大家在一片祈祷声下,告别了母亲回达成家。

落 土 为 安 原 创 纪 实 小 说 <一>(图5)

有三个八仙桌搭成的道场,披着鹅黄色的丝绒布。主和尚高坐在八仙桌上,身披袈裟,项挂佛珠,头带唐僧帽。一手和十,一手敲打木魚,口念经文。一场为我母亲亡灵超度法事开场了。

这次请了九个和尚,方丈高坐,桌下第一排二个,第二三排各三人。双目紧闭,口中颂经文,个个看上去都很虔诚。实际上在我眼里都是素质不高的和尚,比我在普陀山普济寺听晨课,看到的那些和尚无法比,坐姿和念经的语调都不同。但在我们苏北能请到九个和尚做法事,已是烧高香了。

这次请他们来念经做法事,是老父的想法,让母亲风风光光地回到故里,花点钱就花点吧。但达成讲:每个和尚还要给红包,给多少钱有我们自己决定。

姐夫头脑活络,大和尚封壹佰元,头排二个封伍拾元,后二排每人封贰拾元。我们马上用红纸包了九个红包,壹佰元在上,伍拾元在后,依次分给他们。

我站在门外看和尚的反映,除了坐高台的方丈没看红包,其余个个都偷偷地打开瞄了一眼。第一排反映还满意,第二三排和尚有点觉得少了些,但不知少多少,快紧收好,口中念经的节奏又合上去。回去的路上如知道有差别又少这么多,肯定会骂施主小气,那时骂,我们也听不到,这是钱啊!

落 土 为 安 原 创 纪 实 小 说 <一>(图6)

下午我姐弟一行七人,赶往盐城汽车站,都有工作和读书的人,时间担误不起。留下老父亲和带去的二十多份小,让老父亲带为分发各家亲戚和孩子。

也带着一种沉重的心情,离开老家建湖县上冈镇,母亲叶落归根了。我们麻烦开始了。

未完待续。

写于2018年3月13日。

上一篇
落 土 为 安 原创纪实小说<二>
下一篇
台 湾 的 亲 人 您 可 安 好?(原创)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