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导航
首页 > 热搜 > 正文

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发生什么事了?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背后的真相

2021-01-1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266

男子逆光行驶 撞上隔离护栏

近日,重庆天气转好,阳光普照,但强烈的太阳光照也影响着驾驶人的视线观察,如果未能很好地做好防护,会严重妨碍安全驾驶。3月19日,在九龙坡区渝州路就发生一起因阳光刺眼未看清前方路况,而撞上护栏的单车事故。

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发生什么事了?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背后的真相(图1)

当日中午,交巡警歇台子大队民警接到报警赶到渝州支路路口事故现场,发现一辆白色的SUV左前侧与中间隔离设施发生碰撞,车辆左前侧保险杠和翼子板处被撞坏,道路中间的隔离设施也被撞歪,护栏和车辆残物散落在地。

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发生什么事了?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背后的真相(图2)

据调查,驾驶员王某驾驶车辆从渝州路往渝州支路方向行驶至该三叉路口时,车速并不快,但因为当时太阳太刺眼,自己也忘记戴上太阳墨镜,逆光行驶,没有观察到左侧护栏的位置,才导致事故发生。

民警提醒:在阳光猛烈的天气中驾驶车辆时,需提前做好防护,可通过使用遮阳板、佩戴太阳镜等方式,减弱光线影响,同时集中注意力,谨慎驾驶,确保行车安全。

归国留学生14天隔离日记:隔离中三次测核酸是什么体验?

“回到祖国,连消毒水都是安心的味道”。3月22日晚,留学生伊人(化名)从澳大利亚悉尼抵达上海,后转乘大巴回到浙江湖州的隔离点,开始接受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从3月23日至4月5日,伊人遵守隔离规定接受了完完整整14天的隔离,在核酸检测呈阴性后,终于于4月6日回到自己的家中。伊人松了一口气,她想,终于结束了。

以下是伊人的14天隔离日记,直观展现了归国留学生的集中隔离生活。

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发生什么事了?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背后的真相(图3)

隔离点。/受访者供图

Part1:安稳的隔离

323日,隔离第1

美好的隔离生活从阿姨送来的早饭开始。

为什么美好?

在经历了一个月的辗转折腾、焦虑不安后,能够平安回到家乡、安稳睡在酒店床上,就是幸福的。此前一个月,从在老家隔离,到去泰国曼谷中转14天进入澳大利亚,再到悉尼待了不到一周后又回国,可谓折腾至极。

324日,隔离第2

今日趣事:

妈妈来给我送东西,离开的时候一不小心走进了隔离区10步,回去的时候和我说紧张得不得了,还有亲戚调侃说妈妈应该到酒精池里洗个澡。

我内心暗笑,嘴上却只能努力安慰妈妈,和她说他们会消毒的。

325日,隔离第3

除了重复量体温和房间消毒的工作之外,就是学习。

因为疫情和各种原因拖欠的课程必须一门一门的补起来。好在澳大利亚和国内时差不大,相比于欧美归国的留学生,我上课遇到的难题并没那么多。

326日,隔离第4

安稳了三天,生活终于“对我下手了”。

隔离期间,我们每天早晚都要上报体温。今天晨间体温36.9℃,晚间体温37.2℃。就在晚上上报完体温的一分钟后,医护人员出现在了我的房间门口。

其实当量出来37.2℃的时候,我就有点害怕,因为严格意义上低烧是37.3℃。所以当医护人员敲我房门的时候,我确确实实吓了一跳,立马觉得心跳加速、头皮发麻。

不过幸好一场虚惊。一个小姐姐带着记录本问我,体温计量的是腋下还是口腔。在我回答是口腔温度以后,她就拿着记录本离开了。

327日,隔离第5

今天有个好消息,我们区的中医院来给隔离观察的病人送来了预防新冠肺炎的中药!

都说中药对于轻症患者有很好的治疗效果,没想到也能预防?我拆开中药包看了看,可惜只认识黄芪和金银花,烧开以后喝起来是清凉甘甜的味道。

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发生什么事了?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背后的真相(图4)

中医院送来的中药。/受访者供图

Part2:“惊心动魄”入院

331日,隔离第9

“消失”了3天,其实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直到再次回到隔离酒店,还是有点后怕。不过还是想记录下这些难忘的经历。

328日,出现低烧,被救护车拉走

不是开玩笑,到现在我都觉得整个过程跟做梦似的。

3月28日晚上,我量了口温37.2℃,觉得有点高但是没到37.3℃低烧,照旧上报了。然而,不到一分钟,我房间的电话就响了。

“伊人哇?你这个体温是不是一直以来都比普通人要高一点啊?我看你经常36.9℃,37.1℃的嘛?”

“嗯……好像是要高一点。”(瑟瑟发抖)

“你这个量的是口温还是腋温?”

“口温。”(紧张)

“那这样吧,我现在上来一趟给你量一下耳温,你觉得怎么样?”

“好啊……”(忐忑)

不一会儿检测小哥就全副武装的上来了,他拿了耳温计先给我测了左耳,滴——37.1℃,“还是有点高啊。”又测了右耳,滴——36.3℃。“诶,你这个体温怎么回事啊?左边再来一次看。”瞬间滴滴滴滴滴滴!!!!——37.6℃,测温枪直接报警……我明显感觉到气氛当场就凝固了……小哥眉头紧锁,神情严峻,又给我测了一遍,36.8℃,于是双方面面相觑。

小哥开始问,“你除了体温有点高,其他没有什么不舒服吧?”

其实从听到那个体温枪报警开始,我就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就和他说我的喉咙好像有点痛,而且我的关节也有点酸痛。

小哥听完以后就问,“喉咙什么时候开始痛的?”

“今天中午。”

“怎么个痛法?”

“吃饭的时候突然觉得好像咽下去会有痛感。”

“好的我知道了,没事哈,你进去吧。”

我松了一口气,真的以为没事了,说完谢谢就火速关了门,有种想要把麻烦都关在门外的感觉。然而,五分钟之后,我房间的电话又响了……

“基于你现在有点发烧,且伴有咽痛和关节疼痛,为了放心一点,我们现在带你去医院做个检查可以吗?”

“???现在去医院?!”

“好的……”

听到救护车都来了,我的内心真的非常紧张不安,然而也只能听从工作人员安排。于是,几十分钟以后,我套了件外套下了楼,在检测员的注视下登上了救护车。第一次坐救护车,看着旁边车道停着在等红灯的私家车离我越来越远,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大概开了十几分钟,司机师傅直接将我送到了发热门诊。大半夜的里面冷冷清清,我一进到预检查室,医生姐姐就按照隔离点提前上报的资料核对了我的基本信息,然后就特别熟练地说,“来衣服换一下吧,帽子也带上。”

我乖乖地换上了蓝色的隔离服和蓝色的帽子,穿戴齐全以后往旁边的玻璃窗上看了一眼,不开玩笑地说——感觉我的脑门上已经贴上四个大字“危险分子”。

医生给量了额温说正常,问了我其他的症状——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反而觉得喉咙不痛了、手脚也不酸了……然而体温高高低低反反复复,也不知道到底是抽了什么疯。不过,可能是因为之前有发热的情况,所以我还是被安排做了全套检查:查血常规,做咽拭子,还做了肺部CT。

等我拍完片子回发热门诊的时候,之前查的血常规和呼吸道病毒测试结果已经出来了。病毒测试结果是甲流、乙流还有两个呼吸道病毒都是阴性,当时感觉是没得流感,心情瞬间好了很多。

然后医生姐姐提示我看血常规,第一眼就看到白细胞计数超了,应该是有点炎症,然后瞬间想到,既然没有得流感那会不会是感染了新冠?短短的几秒钟,我觉得自己已经死了一次。

明明还很年轻,也没有基础疾病,抵抗力应该不差啊,不管是去哪里我的防护措施做的都是很到位的,怎么就感染了呢,那又是什么时候感染的呢?正当我沉浸在十分激烈的内心活动中时,医生姐姐开口了。

“你的肺部CT出来了。”

“……是查有没有新冠肺炎的是嘛?”

“嗯,看着不像。”“一会儿带你去二楼做核酸检测。”

“好的。”

“你今天明天大概都回不去了。”

“啊???为什么?!”

“目前规定发热病人的核酸检测要采两次血,等会儿采一次,24小时之后再采一次,两次都是阴性才能走。”

我当场愣住。本来以为采完样就能走的,结果要在医院里呆两晚,当时我什么都没带就留院观察了,所以我整个人就是处于失联的状态。医院的隔离房房门不能开,医生护士姐姐会通过另一个带透明玻璃的房门和我对话,我采完血后让护士姐姐帮我给妈妈打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就开始了漫长的忐忑不安的等待。

整个房间就我一个人、一个枕头、一床被子,护士姐姐给我拿了一包纸巾两个纸杯,让我多喝水早点睡。但是哪里睡得着,我当时整个人都是乱的,莫名其妙的就到医院了,抽了血然后被告知要在这儿呆到30号晚上,啥也没带啥也没有。也不知道时间,就是看着外面天渐渐的亮了才知道到早上了。

329日,忐忑等待,接受流行病学调查

早晨,医生姐姐在观察室的玻璃窗前问我身体感觉怎么样。我如实报告早上量的体温骤降到36.3℃,身体也没有有任何不适。然后医生交代了几句就走了。我没有手机没有钟表,只能静静盘腿坐在病床上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比较容易胡思乱想。听到门外传来声音,就觉得自己大概真的中招了,有人要来把我“抓走了”。而后又默默安慰自己,你还年轻,不会有事的。然而过了一会儿,门果然被推开了。护士姐姐带着两个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人走了进来。

“你是伊人吗?”

“是的。“(正襟危坐)

“是这样,你不用紧张,我们是防控办的,接到通知说你发热了,而且是境外回国人员,所以过来做个调查。”

“噢。”

“我们会拍摄几张现场调查的照片,你不用露脸但是需要入镜。”

“噢。“(乖巧点头)

之后他们就一个站我床边拍照,一个拿着一份资料坐在我床边。核实了身份信息之后,就开始十分详细地对我展开调查。

调查内容非常详尽,包括什么时候回国、回国后分别去了哪些地方,几点到的机场、几点到的隔离点,以及飞机上是否有做相应的防护措施之类。在确认我搭乘的航班没有确诊病例后,感觉调查氛围稍微轻松了一点点,不过还是继续了解我在悉尼的学习、生活、租房情况等。可能因为我最近一个月的经历实在是复杂,调查人员最后记了满满两页纸。

问题全部答完,我已经筋疲力尽,呆呆的坐在床上。那个小哥好像看出来了,安慰我说:“没事,按照经验来说,问题不大。好好吃饭,好好休息。”然后他们就走了。

其实经历这一整个被调查的过程之后,我才真正感到恐慌。那会儿我的第一次核酸检测报告还没出,这两个调查人员一次次询问我的各种信息,我事无巨细地回答以后,才发现如果我真的被感染了,那牵扯到的人和事真的多到无法想象,而且后果将非常严重。

330日,两次核酸检测呈阴性,回到隔离点

29日晚上,医生姐姐和我说,我的第一次核酸检测是阴性,之后再是阳性的可能性不大,让我稍微放宽心。

之后护士姐姐过来采第二次血,看了看我两只都有针孔的胳膊,拿起一只绑了止血带,拍了半天也摸不太出来血管在哪里,最后只能顺着前一天留下的针孔再一次抽血。那个时候我妈妈已经给我送来了一些基本生活用品,和妈妈上了,感觉心安了很多。

当天晚上,一位护士姐姐告诉我,我的第二次核酸检测的结果也是阴性的。这个时候整个人才放松了下来,总算是没有“中招”,我之前接触过的那么多人也不会因为我而受到影响。当天,我就回到了隔离酒店。

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发生什么事了?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背后的真相(图5)

隔离点。/受访者供图

Part3:“恍如隔世”结束隔离

41日,隔离第10

结束一场虚惊,生活又变得安稳起来。

依然要感谢每天给我们送餐的阿姨,非常细致又温柔,会叮嘱我好好吃饭、会问我饭够不够吃、会为我稍微调整下送饭时间,真的很温暖。

42日,隔离第11

今天又麻烦了工作人员。因为从国外带回来的电脑版本太低,学校要求的安装软件不适配,所以请妈妈帮忙从家里又送了一台过来。前脚妈妈刚给我发完消息说放在传达室了,后脚医护人员就在隔离群里@我问,是不是马上需要用电脑学习,如果需要的话可以送上来。

其实我们这个隔离点的管理很严格,为了保证绝对的安全和健康,酒店的大门都是上了锁的,就连医护人员和阿姨们都没有钥匙,不能擅自离开,因此除了生活必需品之外的其他物品,食物一般都不允许带进来的。而且进入隔离人员生活区之前,医护人员和阿姨她们都需要重新换鞋子,消毒等等,因此每天的物品递送时间是固定上午10点和下午3点。

所以当医护人员问我如果需要电脑可以马上送上来的时候,我真的很感动。事实上,只要是有正当的理由,工作人员都特别和善,特别照顾我们。

43日,隔离第12

今天再次感受到隔离点工作人员的不易。

除了要给所有隔离人员做检查,还得照顾到所有人的生活。譬如一再提醒我们学习时声音轻点儿,不要打扰到别人休息。有朋友调侃说,工作人员都成了我们的“宿管”了。

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发生什么事了?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背后的真相(图6)

44日,隔离第13

今天是全国哀悼日,媒体上、朋友圈内,大家都在为逝去的生命哀悼。而依然处在隔离中的我们感触或许更深。杏林春暖,幸亏有你,山河无恙。

45日,隔离第14

今天上午去做了解除隔离前的核酸检测,被抽了三管血。几个小时后,医护人员给我打电话说结果是阴性,明天就可以解除隔离啦!

心情自然激动,但也有点酸涩。从1月19日到现在才两个半月,但感觉已经好久好久了。从在家隔离,到从泰国绕圈去悉尼最后又回国,似乎一直在隔离中。亲眼看着国内疫情从暴发到好转,然后国外再暴发、国内疫情渐渐稳定,真的有种时间过得又快又慢,恍如隔世的感觉。

学着历史,却不知不觉参与历史,成为历史。隔离期间了解到,一位在隔离点工作的阿姨2003年非典期间就曾在隔离点工作过,感觉她是真正见证历史的人。

不知道几代之后的人们提起2020会怎么描述它,但是我已经能从自己的角度去阐述这一段难忘的经历了。有点累,但是没有太多苦。这两个多月给我20多年波澜不惊的岁月带来很多涟漪,也算是人生的一段独特经历。

归国留学生隔离日记:14天3次核酸检测是什么体验?

“回到祖国,连消毒水都是安心的味道。”3月22日晚,留学生伊人(化名)从澳大利亚悉尼抵达上海,后转乘大巴回到浙江湖州的隔离点,开始接受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从3月23日至4月5日,伊人遵守隔离规定接受了完完整整的14天隔离,在核酸检测呈阴性后,终于于4月6日回到自己的家中。伊人松了一口气,她想,终于结束了。

以下是伊人的14天隔离日记,直观展现了归国留学生的集中隔离生活。

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发生什么事了?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背后的真相(图7)

伊人所在的集中隔离点。受访者供图

Part 1:安稳地隔离

3月23日,隔离第1日

美好的隔离生活从阿姨送来的早饭开始。

为什么美好?

在经历了一个月的辗转折腾、焦虑不安后,能够平安回到家乡、安稳睡在酒店床上,就是幸福的。此前一个月,从在老家隔离,到去泰国曼谷中转14天进入澳大利亚,再到悉尼待了不到一周后又回国,可谓折腾至极。

3月24日,隔离第2日

今日趣事:

妈妈来给我送东西,离开的时候一不小心走进了隔离区10步,回去的时候和我说紧张得不得了,还有亲戚调侃说妈妈应该到酒精池里洗个澡。

我内心暗笑,嘴上却只能努力安慰妈妈,和她说他们会消毒的。

3月25日,隔离第3日

除了重复量体温和房间消毒的工作之外,就是学习。

因为疫情和各种原因拖欠的课程必须一门一门地补起来。好在澳大利亚和国内时差不大,相比于欧美归国的留学生,我上课遇到的难题并没那么多。

3月26日,隔离第4日

安稳了三天,生活终于“对我下手了”。

隔离期间,我们每天早晚都要上报体温。今天晨间体温36.9℃,晚间体温37.2℃。就在晚上上报完体温的一分钟后,医护人员出现在了我的房间门口。

其实当量出来37.2℃的时候,我就有点害怕,因为严格意义上低烧是37.3℃。所以当医护人员敲我房门的时候,我确确实实吓了一跳,立马觉得心跳加速、头皮发麻。

不过幸好一场虚惊。一个小姐姐带着记录本问我,体温计量的是腋下还是口腔。在我回答是口腔温度以后,她就拿着记录本离开了。

3月27日,隔离第5日

今天有个好消息,我们区的中医院来给隔离观察的病人送来了预防新冠肺炎的中药!

都说中药对于轻症患者有很好的治疗效果,没想到也能预防?我拆开中药包看了看,可惜只认识黄芪和金银花,烧开以后喝起来是清凉甘甜的味道。

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发生什么事了?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背后的真相(图8)

中医院送来的中药包。受访者供图

Part2:“惊心动魄”入院

3月31日,隔离第9日

“消失”了3天,其实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直到再次回到隔离酒店,还是有点后怕。不过还是想记录下这些难忘的经历。

3月28日,出现低烧,被救护车拉走

不是开玩笑,到现在我都觉得整个过程跟做梦似的。

3月28日晚上,我量了口温37.2℃,觉得有点高但是没到37.3℃低烧,照旧上报了。然而,不到一分钟,我房间的电话就响了。

“伊人哇?你这个体温是不是一直以来都比普通人要高一点啊?我看你经常36.9℃,37.1℃的嘛?”

“嗯……好像是要高一点。”(瑟瑟发抖)

“你这个量的是口温还是腋温?”

“口温。”(紧张)

“那这样吧,我现在上来一趟给你量一下耳温,你觉得怎么样?”

“好啊……”(忐忑)

不一会儿检测小哥就全副武装地上来了,他拿了耳温计先给我测了左耳,滴——37.1℃。“还是有点高啊。”又测了右耳,滴——36.3℃。“诶,你这个体温怎么回事啊?左边再来一次看。”瞬间滴滴滴滴滴滴!!!!——37.6℃,测温枪直接报警……我明显感觉到气氛当场就凝固了……小哥眉头紧锁,神情严峻,又给我测了一遍,36.8℃,于是双方面面相觑。

小哥开始问,“你除了体温有点高,其他没有什么不舒服吧?”

其实从听到那个体温枪报警开始,我就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就和他说我的喉咙好像有点痛,而且我的关节也有点酸痛。

小哥听完以后就问,“喉咙什么时候开始痛的?”

“今天中午。”

“怎么个痛法?”

“吃饭的时候突然觉得好像咽下去会有痛感。”

“好的我知道了,没事哈,你进去吧。”

我松了一口气,真的以为没事了,说完谢谢就火速关了门,有种想要把麻烦都关在门外的感觉。然而,五分钟之后,我房间的电话又响了……

“基于你现在有点发烧,且伴有咽痛和关节疼痛,为了放心一点,我们现在带你去医院做个检查可以吗?”

“???现在去医院?!”

“好的……”

听到救护车都来了,我的内心真的非常紧张不安,然而也只能听从工作人员安排。于是,几十分钟以后,我套了件外套下了楼,在检测员的注视下登上了救护车。第一次坐救护车,看着旁边车道停着在等红灯的私家车离我越来越远,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大概开了十几分钟,司机师傅直接将我送到了发热门诊。大半夜的里面冷冷清清,我一进到预检查室,医生姐姐就按照隔离点提前上报的资料核对了我的基本信息,然后就特别熟练地说:“来,衣服换一下吧,帽子也带上。”

我乖乖地换上了蓝色的隔离服和蓝色的帽子,穿戴齐全以后往旁边的玻璃窗上看了一眼,不开玩笑地说——感觉我的脑门上已经贴上四个大字“危险分子”。

医生给量了额温说正常,问了我其他的症状——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反而觉得喉咙不痛了、手脚也不酸了……然而体温高高低低、反反复复,也不知道到底是抽了什么疯。不过,可能是因为之前有发热的情况,所以我还是被安排做了全套检查:查血常规,做咽拭子,还做了肺部CT。

等我拍完片子回发热门诊的时候,之前查的血常规和呼吸道病毒测试结果已经出来了。病毒测试结果是甲流、乙流还有两个呼吸道病毒都是阴性,当时感觉是没得流感,心情瞬间好了很多。

然后医生姐姐提示我看血常规,第一眼就看到白细胞计数超了,应该是有点炎症,然后瞬间想到,既然没有得流感那会不会是感染了新冠?短短的几秒钟,我觉得自己已经死了一次。

明明还很年轻,也没有基础疾病,抵抗力应该不差啊,不管是去哪里我的防护措施做得都是很到位的,怎么就感染了呢?那又是什么时候感染的呢?正当我沉浸在十分激烈的内心活动中时,医生姐姐开口了。

“你的肺部CT出来了。”

“……是查有没有新冠肺炎的是嘛?”

“嗯,看着不像。”“一会儿带你去二楼做核酸检测。”

“好的。”

“你今天明天大概都回不去了。”

“啊???为什么?!”

“目前规定发热病人的核酸检测要采两次血,等会儿采一次,24小时之后再采一次,两次都是阴性才能走。”

我当场愣住。本来以为采完样就能走的,结果要在医院里呆两晚,当时我什么都没带就留院观察了,所以我整个人就是处于失联的状态。医院的隔离房房门不能开,医生护士姐姐会通过另一个带透明玻璃的房门和我对话,我采完血后让护士姐姐帮我给妈妈打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就开始了漫长的、忐忑不安的等待。

整个房间就我一个人、一个枕头、一床被子,护士姐姐给我拿了一包纸巾、两个纸杯,让我多喝水早点睡。但是哪里睡得着,我当时整个人都是乱的,莫名其妙地就到医院了,抽了血然后被告知要在这儿呆到30号晚上,啥也没带啥也没有。也不知道时间,就是看着外面天渐渐地亮了才知道到早上了。

3月29日,忐忑等待,接受流行病学调查

早晨,医生姐姐在观察室的玻璃窗前问我身体感觉怎么样。我如实报告早上量的体温骤降到36.3℃,身体也没有任何不适。然后医生交代了几句就走了。我没有手机没有钟表,只能静静盘腿坐在病床上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比较容易胡思乱想。听到门外传来声音,就觉得自己大概真的中招了,有人要来把我“抓走了”。而后又默默安慰自己,你还年轻,不会有事的。然而过了一会儿,门果然被推开了。护士姐姐带着两个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人走了进来。

“你是伊人吗?”

“是的。“(正襟危坐)

“是这样,你不用紧张,我们是防控办的,接到通知说你发热了,而且是境外回国人员,所以过来做个调查。”

“噢。”

“我们会拍摄几张现场调查的照片,你不用露脸但是需要入镜。”

“噢。“(乖巧点头)

之后他们就一个站我床边拍照,一个拿着一份资料坐在我床边。核实了身份信息之后,就开始十分详细地对我展开调查。

调查内容非常详尽,包括什么时候回国、回国后分别去了哪些地方,几点到的机场、几点到的隔离点,以及飞机上是否有做相应的防护措施之类。在确认我搭乘的航班没有确诊病例后,感觉调查氛围稍微轻松了一点点,不过还是继续了解我在悉尼的学习、生活、租房情况等。可能因为我最近一个月的经历实在是复杂,调查人员最后记了满满两页纸。

问题全部答完,我已经筋疲力尽,呆呆地坐在床上。那个小哥好像看出来了,安慰我说:“没事,按照经验来说,问题不大。好好吃饭,好好休息。”然后他们就走了。

其实经历这一整个被调查的过程之后,我才真正感到恐慌。那会儿我的第一次核酸检测报告还没出,这两个调查人员一次次询问我的各种信息,我事无巨细地回答以后,才发现如果我真的被感染了,那牵扯到的人和事真的多到无法想象,而且后果将非常严重。

3月30日,两次核酸检测呈阴性,回到隔离点

29日晚上,医生姐姐和我说,我的第一次核酸检测是阴性,之后再是阳性的可能性不大,让我稍微放宽心。

之后护士姐姐过来采第二次血,看了看我两只都有针孔的胳膊,拿起一只绑了止血带,拍了半天也摸不太出来血管在哪里,最后只能顺着前一天留下的针孔再一次抽血。那个时候我妈妈已经给我送来了一些基本生活用品,和妈妈上了,感觉心安了很多。

当天晚上,一位护士姐姐告诉我,我的第二次核酸检测的结果也是阴性的。这个时候整个人才放松了下来,总算是没有“中招”,我之前接触过的那么多人也不会因为我而受到影响。当天,我就回到了隔离酒店。

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发生什么事了?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背后的真相(图9)

伊人所在的集中隔离点。受访者供图

Part3:“恍如隔世”结束隔离

4月1日,隔离第10日

结束一场虚惊,生活又变得安稳起来。

依然要感谢每天给我们送餐的阿姨,非常细致又温柔,会叮嘱我好好吃饭、会问我饭够不够吃、会为我稍微调整下送饭时间,真的很温暖。

4月2日,隔离第11日

今天又麻烦了工作人员。因为从国外带回来的电脑版本太低,学校要求的安装软件不适配,所以请妈妈帮忙从家里又送了一台过来。前脚妈妈刚给我发完消息说放在传达室了,后脚医护人员就在隔离群里@我,问是不是马上需要用电脑学习,如果需要的话可以送上来。

其实我们这个隔离点的管理很严格,为了保证绝对的安全和健康,酒店的大门都是上了锁的,就连医护人员和阿姨们都没有钥匙,不能擅自离开,因此除了生活必需品之外的其他物品、食物一般都不允许带进来的。而且进入隔离人员生活区之前,医护人员和阿姨她们都需要重新换鞋子、消毒等等,因此每天的物品递送时间是固定上午10点和下午3点。

所以当医护人员问我如果需要电脑可以马上送上来的时候,我真的很感动。事实上,只要是有正当的理由,工作人员都特别和善,特别照顾我们。

4月3日,隔离第12日

今天再次感受到隔离点工作人员的不易。

除了要给所有隔离人员做检查,还得照顾到所有人的生活。譬如一再提醒我们学习时声音轻点儿,不要打扰到别人休息。有朋友调侃说,工作人员都成了我们的“宿管”了。

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发生什么事了?归国男子隔离餐有鲍鱼 直呼太丰盛背后的真相(图10)

4月4日,隔离第13日

今天是全国哀悼日,媒体上、朋友圈内,大家都在为逝去的生命哀悼。而依然处在隔离中的我们感触或许更深。杏林春暖,幸亏有你,山河无恙。

4月5日,隔离第14日

今天上午去做了解除隔离前的核酸检测,被抽了三管血。几个小时后,医护人员给我打电话说结果是阴性,明天就可以解除隔离啦!

心情自然激动,但也有点酸涩。从1月19日到现在才两个半月,但感觉已经好久好久了。从在家隔离,到从泰国绕圈去悉尼最后又回国,似乎一直在隔离中。亲眼看着国内疫情从暴发到好转,然后国外再暴发、国内疫情渐渐稳定,真的有种时间过得又快又慢,恍如隔世的感觉。

学着历史,却不知不觉参与历史,成为历史。隔离期间了解到,一位在隔离点工作的阿姨2003年非典期间就曾在隔离点工作过,感觉她是真正见证历史的人。

不知道几代之后的人们提起2020会怎么描述它,但是我已经能从自己的角度去阐述这一段难忘的经历了。有点累,但是没有太多苦。这两个多月给我20多年波澜不惊的岁月带来很多涟漪,也算是人生的一段独特经历。

新京报记者 谢莲

上一篇
央视春晚语言类节目已审定怎么回事?央视春晚语言类节目已审定时间过程详解
下一篇
赵立坚:特朗普弹劾案是美国内政怎么回事?赵立坚:特朗普弹劾案是美国内政令人震惊
热点推荐